养老问题难在何处?

养老问题难在何处?

2015-12-11 15:18:09  浏览次数:725

金点子:建立“60 + ”长者生活社会分红基本保障模式

 

城市发展中的问题:养老问题难在何处?

中国养老难题的首要问题就是养老资产不足。受历史因素影响,个人养老储备不足。养老储备是从年轻时开始的。无论是基本养老保险,还是个人储蓄养老,都是在退休前积累起来的。然而,我国当下的老人,大多是新中国成立前后出生,以往长期实行“低工资、多就业”的政策和单位内部退休养老制度,使得这些老人在中青年时基本没有个人财富积累。

根据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他们的养老金主要由国家财政和社会养老保险基金来承担。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养老金储备的不足,不同身份者养老金待遇差距大,缺乏养老金待遇调整机制,养老基金的可持续性面临相当大的压力。

目前,我们提出的养老9073模式,90%居家养老,7%日托照料,3%机构养老,实际上,这只是老年生活的途径,因为,无论在家还是在机构,都是要花费的,老人出钱获取服务,那不是“养老”的概念,那是购买服务的老年生活。“养老”的核心是“养”,即老人获取了基本的生活保障。

目前,中国养老面临的问题是“钱”的问题,是“银发贫困”问题。在目前的养老金政策下,养老金无论是体外输血还是自身造血功能均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银发贫困”问题。

现在社会养老功能相对来说比较单一,如何在政府保障制度完善、家庭养老之外,搭建社会养老保障性模式,成为我们思考的问题!

建议方案:

建立“60 + ”长者生活社会分红基本保障模式,其核心是消费返利累积养老机制。返利可以从消费税中提取,亦可以是商家让利的累积。此部分累积的费用不可他用,只能作为退休后养老金的补充。

建立一个社会共同体单位,非营利性机构(暂名:长者生活服务中心),长者生活服务中心作为项目实施主体,由其统筹搭建社区服务一体化平台,其上聚集有共同价值观的商家和服务商。每个自愿加入这个模式的人在这个共同体中消费,经身份识别,都会获得平台上的商家或服务商的现金返利或是国家提供部分消费税的资金,存入个人专用账户。此部分费用不可他用,专属用于到了其退休年龄后,生活保障性支出。(即,参与成员的年龄不受限制,但领取“退休补助金”的年龄,应从规定年限开始。)在退休年龄后,采用周期性支付,而非一次性补助。它的用途就是补充基本养老保障。

搭建“60 +”模式需要建设统一的信息库,具有身份识别和资金存储、社会认证的卡,公共服务平台,以及服务商家管理、资金管理、人员管理的平台。它的技术支撑是“一库、一卡、两平台”。

“60 + ”长者生活社会分红基本保障模式的资金来源可以由不特定的或不指定的方式筹资。它可以随着其他的政府支出一样从各种收入来源的公共资金库中筹集,可以向全社会募集资金,可以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取资金及资源,同时管理资金,实现统筹管理。

这是一种“消费人头红利”,或消费人头基金。这种收入是以个人为基础的,没有资格审查或工作要求。只是人们在一生中因消费而产生,并用于退休后的基本生活保障。这些费用也可以作为健康保险的支出。

如何解决消费能力低和消费能力高的不同群体,获取返利累积差异的问题?这项计划的单纯实施,必然会导致差异性,为了缩短这种差异,兼顾公平,一定要加入一种非经济的社会活动参与模式。即同步建立社会活动参与认证体系(公民素质实践认证),对于人们在生活过程中,参与的一切社会有益活动,只要有法人单位认证,均可通过规则予以认证积分,这种积分可以作为未来社会分红的兑换。这样,即便是消费水平低者,其也可以通过参与社会活动认证,获得公平。因为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一切的创造来源于劳动,其中的财富的一部分,除了劳动所得外,还有物品和服务交换产生。

“60 + ”长者生活社会分红基本保障模式中的分红机制可以是从分散化的投资基金的部分收益筹资,同样,公平效率的经济中包括从公有生产性资产的收益中的社会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