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管理

健康管理

2014-08-01 13:39:07  浏览次数:1690

中国现有的医疗体制存在许多不尽人意之处

 一、发现问题

1、“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源头在哪里?

2、卫生资源有哪些?要提高卫生资源的配置,先从哪块资源入手?

3、要注重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医疗保障体系的有机结合,首先结合哪个部分?

4、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少的资金改变城乡卫生资源配置二元结构?

5、如何做到医疗服务的重心前移,从以医院和病人为中心向全体人群转移,从疾病治疗向健康保障转移?

6、如何加强病人和医院和医生的各自责任?

7、如何主动约束患者超合理的要求,减少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8、如何最大程度地减少疾病风险?

9、如何将绝大部分少年儿童、相当一部分老人以及其他无法就业的人员纳入“医疗保险制度”?

二、分析问题

走出困境的关键是要把视线放得更远,视角放得更大。

1、历次改革的重心都围绕医院,我们的视线是否可以跳出医院,跃到患病之前?

2、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包括医疗、预防、保健、康复、教学、科研等,我们对预防和保健的工作太缺乏重视,特别是常见病的预防。

3、目前医疗保险保的是参保人员患病后医疗费用的险,而不是参保者不患病,少患病的健康险!

4、我们无法在短期内改变的是:

(1)将不同医疗卫生服务机构之间的全面竞争状态重新转化为从分工协作;

(2)将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目标从追求经济目标重新转变为追求公益目标;

(3)减缓医疗卫生体制的商业化、市场化,重新突出其公共品性质;

(4)真正实现农村和城镇医疗保障的强制性;

(5)以尽可能低的医疗卫生投入实现尽可能好的全民健康结果。

5、我们必须找到一个选择成本低、健康效益好的医疗卫生干预重点及适宜的技术路线。

三、解决问题

我们的医疗保障制度建设和发展的价值导向应该是预防疾病,保障社会成员身体健康。所以,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关键是“预防为主”,在卫生防疫、妇幼保健、地方病控制等的基础上,建立对所有疾病的预防体系。

1、国外医疗服务体系改革和发展给我们的启示

(1)英国的三级医疗服务网络呈金字塔型,底部是初级保健——全科医疗,塔尖是三级医疗专家服务,患者从塔底部向塔尖,然后再从塔尖向底部方向流动。这个网络赋予全科医师守门人的角色,使得大部分健康问题在这个层面得以识别、分流,并通过健康教育等预防手段得以控制,充分合理利用医疗资源。NHS规定患者需通过初级保健才能转诊至二级医疗服务,然后才能享受三级医疗服务。

我国医院等级是按照医院规模、设备、专业技术水平等来划分的,三级医疗机构之间分工不清,各自独立,互相竞争。三级医院出于竞争的需要,借助自身技术优势,发展过于庞大,从而形成了今日的倒三角三级网络。我国现行的卫生政策主要对卫生服务供方进行限制,对需方很少或没有限制,造成了患者找大医院、大专家的倾向。

要扩大我们的基底部,不是建设大量的一级医院(因为病人不会去),也不是放开私人开诊的口子(因为我们没有相应的管理体系),而是编织疾病预防网络体系,一级医院或卫生服务中心是其中心。

(2)新加坡有完善的社区医疗卫生中心,社区的医疗服务可以覆盖100%的居民,同时,严格规定病人就诊逐级转院制度,从而可以克服国内某些大医院、专业医生看“小病”等资源浪费的问题。

要达到新加坡的医疗服务水平,中国的医疗体制还有待深入的改革,包括立法和大量的投入,当前还缺乏一定的条件。但是,如果我们社区中每个居民或每个家庭都有固定的健康咨询师的话,就可以减少小病大看的情况发生。

2、以健康档案为抓手,建设健康咨询服务网络体系

建立人人可以享有的保健制度,要围绕“健康”做文章,而不仅仅是“治病”,首要之一是让每个人都时刻掌握自己身体状况,而不是出现问题后再关注。

(1)在社区内设立 “健康咨询服务站”,负责社区每个家庭健康咨询问题。

(2)建立一套能够满足社区居民健康需求的有效、方便、综合、连续的健康档案体系。应用信息化技术建设健康信息库,系统整合健康档案。

(3)“健康咨询服务站”负责居民健康信息档案的建立和健康信息库的维护,实行动态管理。

(4)关于健康信息库:

采用数据库/客户终端(B/S)结构,将用户终端与城市健康信息库服务器连接,依托远程数据库运行,以电子邮件、直接联网等方式进行数据交换。通过联网,健康信息库内的信息可分类,根据权限,被不同的部门所调用;

设计隐私保密的程序,做好信息的保密工作。当事人通过密码输入,他人方可查看其私人信息。对于社区群体健康信息,实行分级管理,按权限设置查阅。

(5)以区域健康信息库为数据服务中心,以社区“健康咨询服务站”为数据采集点,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数据服务分中心,采用多种网络结构,逐步实现全区域健康档案的信息共享。力求使该服务渗透到社区每一个角落,让居民群众享受到连续性、综合性、协调性的健康照顾。

(6)最终将健康档案建立纳入医疗保险体制。